世界上首款励磁书架音箱:隐士音响ESD Acoustic熊猫Panda


继Dragon(龙吟)、Phoenix(凤鸣)和Crane(鹤舞)之后,杭州隐士音响(ESD Acoustic)推出了其首款书架箱PANDA(熊猫)和PANDA Plus(熊猫+),在其音箱家族中是唯一不带号角的产品,但却是全世界首款励磁单元的书架音箱。

ESD Acoustic于2016年在美国加州创立,品牌来自共同创始人姓氏的首字母:美国号角设计泰斗Bruce Edgar博士、励磁驱动头设计泰斗Sam Saye、资深发烧玩家戴尚镯(David Dai),以及上述二位专家的关门弟子戴中天(Jacky Dai)。四位品牌创始人基于音乐爱好者追求修身养性、超然物外的生活哲学,定中文品牌名为“隐士”。

二位专家在号角及驱动头、喇叭单元设计方面各有千秋,且多年配合已经生产出获得过TAS “Gold Ear”奖项和CES “Gold Speaker”奖项的 Edgarhorn 产品,一时风头无两。戴中天幸运地师从两位导师,将号角及驱动头、喇叭单元设计技术融会贯通于一身,借助先进的计算机设计软件,进一步验证、改良和提高原有的设计,整合中国强大的制造能力和经典的传统工艺,用新技术、新材料、新理念,实现了压缩驱动头与号角两者声音传输的顺畅衔接,做出秀外慧中的Hi-End产品。




戴中天介绍:驱动头本质上其实是发声单元与号角的结合体,自振膜震动发声之后的传输部分,即是号角。以往实践中两个领域的设计师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驱动头设计师在设计时往往无法做好驱动头体内部分最初阶段的相位塞设计和号角展开部分,因为这部分需要严谨的号角设计技术和巨量的计算、推演,而这对声音的影响是巨大的。而号角设计时则只是根据驱动头喉口尺寸大小及截止频率,再展开后续设计的。如果前者设计出问题,再怎么完美设计的号角也无法弥补前者带来的先天不足。


另外,隐士的所有音箱都采用全励磁单元,书架箱PANDA/PANDA Plus也不例外,是目前世界上唯二的励磁书架箱。励磁单元要发挥得好,需要出色的电源供应。隐士音响开发的励磁供应电源,独创性地研发和应用了在技术上世界领先的开关电源,基本消除了困扰音响界百余年的喇叭单元反电动势问题,并将励磁供应电源整合到了PANDA/PANDA Plus箱体内部。由于无需额外配置励磁供应电源,故使用起来特别方便。



作为ESD Acoustic家族中最小的书架音箱,熊猫PANDA采用面板35mm,侧板15mm厚的航空铝材CNC制作箱体,脚架同样是航空铝材制作。每对音箱重量达210公斤,超出大部分落地箱


PANDA/PANDA Plus书架箱的高音、超高音,一如即往地使用美国Truextent压延法制作的铍振膜,而且非常奢侈地采用3英寸铍振膜来重播1500Hz以上的声音。与传统在其他金属基础上蒸镀制作的铍膜不同,Truextent铍振膜是以整张纯铍金属薄膜压制,还要解决内应力问题,技术难度极高,是世界上唯一能够以此技术进行生产的品牌。由于铍极其出色的泊松比,铍比铝和钛作为振膜材料的性能更佳,能大幅减少机械变形(分割振动),且即便是3英寸铍振膜,依然能将谐振频率提升至35000Hz以上。

ESD在书架箱研发初期,基于通常的经验,是使用通常规格的1英寸铍振膜进行实验,却发现1英寸铍振膜虽然也可以做到足够的频宽,尤其在20kHz以上优异的延伸,但与低音单元衔接上不够理想和顺畅,相位偏移和失真度都比较高,音色也不是很令人满意。本着毫不妥协的精神,ESD研究开发了1英寸、2英寸、3英寸三种规格铍振膜单元,并进行反复的实验比较,最终定稿的版本决定使用3英寸铍振膜,因为其可以更好地驾驭主频段,可以得到几近完美的音色融合。

同时还会带来另一项意想不到的好处是:PANDA/PANDA Plus音箱可以采用最简单的一阶分频,使声音更加地顺滑、自然。一阶(6 dB/oct斜率)分频器在所有的频率上几乎不产生相位误差,同时具有很平坦的振幅响应与瞬态响应,但对喇叭单元的要求很高。如果采用1英寸铍振膜,由于与中频衔接的部分失真增加,必须要采用高阶的分频器切除干净,听感上相应的就会显得相对干瘪。而通常金属高音对吉他、古筝、萨克斯等乐器的重放比软丝膜要好很多,PANDA/PANDA Plus音箱采用的3英寸铍振膜高音尺寸够大,中音域非常稳定饱满,所以重播小提琴、钢琴时,温润宽松。显然,隐士如果按照行业惯例采用1英寸铍振膜,不仅说是无可指责,且与Magico、Focal-JM lab的书架箱一样,已是最高规格的应用,高频延伸甚至可以因此标示更高。在这种情况下敢于另辟蹊径,投入巨资研发三个单元进行比对,毅然决然去使用数倍于1英寸铍振膜代价的3英寸铍振膜,只为追求自身认可的声音,确实令人感到钦佩。




从侧面看就会发现熊猫音箱也考虑到时间相位,高音略为后倾



PANDA/PANDA Plus音箱的低音部分,则是采用8英寸钛三明治振膜,也就是上下二层钛金属,中间夹着阻尼材料。这种振膜隐士音响自行研发的专利技术产品,具有极高的刚性。同为金属振膜,钛的声速仅次于铍,所以低音采用钛三明治结构可以更好地在速度、失真、音色等方面和铍高音衔接,超高的刚性也避免了分割振动带来的失真。由于高音已然用到3英寸振膜,分频点下移,所以ESD以8英寸低音单元以来替代一般书架箱使用的5英寸到7英寸的单元,获得了真实的35Hz频率下潜。为了获得更加干净真实的低频,PANDA/PANDA Plus并没有采用倒相孔来抬高低频部分,而是采用密闭箱设计。相对于倒相结构,密闭箱的效率、音量较低,但相移小、滚降平缓、瞬态稳定,单元振幅可以得到空气弹簧的有效控制。设计者一定程度上牺牲了熊猫音箱的效率(PANDA 为86dB,PANDA Plus为92dB),但换来非常平坦、低失真、下潜深沉的低音。为了实现更好的音乐重播,原厂建议使用者搭配30瓦以上的甲类功放或者100瓦以上的甲乙类功放推动。


戴尚镯先生创立杭州隐士音响的初衷,正是因为ALE的低音驱动器已无法购得,他干脆自己做,而且从设计、结构、材料、生产工艺、组装精度、声音表现等等各个方面,都要超越ALE的标准。事实证明,即便是ESD最小的熊猫励磁书架音箱,也已经完成戴先生立下的目标



为有效的抑制箱体谐振产生箱声,PANDA/PANDA Plus整个箱体使用面板厚度35mm、侧板厚度15mm的铝材进行CNC加工组装,同时也开发了专用的铝材嵌红木的重量级脚架,斜向设计的支架更好地解决了减震问题。隐士音响所采用经过热处理强化的合金铝板,一般只用于航空领域或特殊武器刀具之上,其强度和韧性提供了稳固的箱体强度,而且抗腐蚀性能优越,搭配励磁单元还有不错的散热效果。励磁单元、全铝箱体、铝制脚架,让PANDA每个声道重达105公斤,超出大部分落地箱。试听隐士PANDA音箱时,脑中浮现一个比较接近的竞争对手,来自Magico的Q1书架箱,采用1英寸铍高音单元与7英寸碳纤维编织低音单元,同样是铝合金箱体,同样的86dB灵敏度,低频延伸也相近。Magico Q1每声道的重量为54公斤,而同样采用全铝箱体的美国YG Acoustics Main Module书架箱则为59公斤,它们在书架箱中已经是绝对重量级。可意外的是,使用励磁单元的PANDA音箱重量居然超过一倍,售价却只有Magico与YG Acoustics的1/3,实在令人惊叹!重量不代表一切,但从侧面反映出隐士音响毫不妥协的精神。

那么ESD的PANDA为何会比Magico的Q1书架箱、 YG Acoustics Main Module书架箱重约一倍的重量?是为了重量而重量的标新立异吗?笔者带着巨大的问号问了戴中天,答复是:PANDA 的低音单元使用的是8英寸振膜,但是其音圈的设计直径为4英寸;而Magico、 YG Acoustics的低频单元音圈只在2.5英寸左右,导磁中柱直径的近一倍,意味着磁体外径相应倍数增长。更何况,遵循ESD一贯的设计理念,PANDA 的低音单元依然具备达到2.4特斯拉磁束密度的能力,使得PANDA的8英寸单元的BL值要比Magico、 YG Acoustics的低频单元高过八倍以上。这两个原因自然就意味着需要硕大无比的磁体,所以单一只PANDA的8英寸单元重量就达到了22公斤(一般8英寸单元的重量也就几公斤)。而同样的道理,3英寸高音单元重量就接近15公斤。



除了喇叭线端子外,熊猫音箱背板还有一个电源插座,励磁单元所需的供电器内置其中



戴中天还进一步强调: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喇叭单元使用的导磁体都是纯铁,一般价格在每公斤7-8元,而ESD的喇叭单元因为采用励磁,可以达到更高的磁密度上限,所以在核心导磁部件上不惜成本地使用了价格贵超200倍的坡莫合金,单价约为每公斤1600元,加工后的成品价格几乎等同于银子的价格,而坡莫合金的最高充磁密度可达2.4特斯拉,是人类生产的非超导条件下这一数值最高的物质。众所周知,日本Kondo的胆机因为在变压器里使用了银的漆包线,价格飞高了天上,那么采用昂贵无比的坡莫合金与铍振膜的隐士单元,其制造成本是其他品牌的几十倍,最后的售价却只有同类产品的1/3,其超高性价比与诚意可见一斑。

说了这么多,是否更大的高音铍振膜、超好的材料、超强的磁束密度就意味着有更好的声音?PANDA音箱听起来到底会如何?我带着疑问,来到了杭州隐士音响总部进行试听。摆放PANDA的听音室空间大概30平方有余,坚实墙面几乎没有什么声学处理,搭配的器材也比龙吟系统简单多了,包括ESD自己研发分体的三件式CD转盘CDT-1B ,机芯使用飞利浦CD-PRO 2,安装机芯的基座以整块铜CNC五轴加工后镀金而成,光是基座重量就达55公斤。转盘由一套超低噪声的稳压电源供电,系统时钟为飞秒级超低抖动时钟。电源分体的DA-1B解码器自带音量控制线路,可以当前级使用,每一个输入端口都配备有独立的隔离电路,防止接地噪声混入输入信号,能稳定地支持DSD512格式和768kHz PCM信号。主时钟抖动<80fs RMS,模拟部分由高性能分立器件构成的纯甲类线路担当。推动熊猫音箱的是二部D200W-1B偏甲类全平衡单声道后级,内置两组高性能稳压电源,功率储备高达500W,加上36枚电容并联组成的36000μF超低内阻水塘,配合特制的抗噪声扼流圈组成CLC滤波。使得这部输出功率200瓦的后级失真率仅有0.0015%,而频宽达到5-100kHz。



更大的空间可以使用熊猫PANDA Plus,多了一只8英寸低音以哑铃方式布置,低频下潜至32Hz,重量达到275公斤



相对于书架箱,这样的空间是偏大的。开声初始,我觉得PANDA的中低频不够饱满。是没有搭配前级的关系?还是密闭箱体造成的效率损失?设计者戴中天二话没说,没有变更任何搭配器材,只是进行了摆位微调,前后挪移找到合适位置后,这对超重量级书架箱却有了截然不同的转变。No No No! 根本不能把PANDA当成一般的书架箱看待,它的声音轻松自然,速度敏捷、动态强大、音场开阔,由高到低的所有频段能量饱满丰沛,笔者闭起眼睛,感受到的根本就是一对大型落地箱在规模感。要知道扬声器是整个音响系统里失真最多的部分,ESD没有了反电动势的励磁单元接近技术的完美,显著地减少了失真,喇叭单元被精确控制。所以,PANDA首先带来的是极为真实、低扭曲的音色,还有纯净无颗粒的音质。没有刻意营造的细致飘逸,没有纤弱的袅袅表情PANDA带来的是水晶一般的通透澄清。录音良莠不论,它不加油添醋的还原出音乐原来面貌。

第二个特色是宽松感。PANDA没有使用号角,却有着超乎寻常的宽松效果,尤其是中频区域,这想必也是戴中天采用3英寸铍振膜而非1英寸铍振膜的设计初衷。人声、弦乐的音像结实有肉感,歌唱者的高度拟真,口型健康凝聚,四重奏听起来四把弦乐器稳坐二只音箱之间,擦弦细节与演奏表情清晰可见。就算大音压下,PANDA也从无压抑紧缩感,重金属英雄The Scorpions德国蝎子乐队的著名单曲《Rock You Like a Hurricane》,在其它书架音箱上强制挤压一定惨不忍睹,PANDA却是一派轻松自若,又劲又爽的速度与动态让人心跳跟着加速,脚底跟着打拍,音场依然稳定不溃散,结像依然明确不失真。

在我为此疑惑不解时,ESD的CTO郭景希解释道:除了喇叭没有反电动势的独创设计外,ESD的D200W-1B偏甲类全平衡单声道后级摒弃了效率低下的线性电源,而采用了隐士与世界级的开关电源研发生产厂家英飞特合作开发的Hi-Fi专用开关电源,在大动态时不掉电压。两者相得益彰,再结合几无音染的铍振膜、钛三明治振膜,从而确保了声音重播的宽松和真实。我恍然大悟。

PANDA还有一个特色是低音特别干净有线条,量感不会泛滥成灾,不同类型音乐都呈现很高的密度与重量感。很多人并不十分了解低音好坏的判断标准,我一个录音师朋友曾经教给我简单的方法:注意听爵士乐或流行音乐中的低音贝司和脚踏鼓,如果这两者能清楚分出层次、线条与结像,低音肯定不差;如果这两种乐器难以分辨、混沌一团,这种低音不算合格。PANDA的低音虽然没有ESD旗舰“龙吟”系统全号角那种弥漫包围、好像腾云驾雾的美好效果,但依然干净结棍、控制紧凑、速度灵敏、收放自如,这已不仅仅是我以往经验中书架箱中的最高级表现了。大编制管弦乐演奏,PANDA仍然可以铺陈出一个庞大浑厚的底盘,让所有乐器都蒙上令人舒适的弹性,小音量时一清二楚,大音量时气势昂然。上次介绍隐士音响的Crane鹤舞号角音箱,我形容它几乎找不到缺点;而眼前的PANDA熊猫书架音箱,我会说他在书架箱中没有敌手!

话题回到隐士音响的成立过程,不得不从音响的发展史说起。上世纪20年代,受限于电路原理与元器件材料的制约,当时的功放输出功率只有区区数瓦,经常发生系统声压不如意的情况,因此加大音箱体积、加大声音扩散面积、覆盖区域更广的号角式音箱便应运而生。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出现的号角音箱,竟然以其独到的声音味道与高效率工作方式,得到了一代一代的传承。西电WE最早把号角音箱用在剧院之中,现在我们知道大部分西电单元其实是Jensen代工,Jensen自己开发的G610三路15英寸同轴单元几乎被神化。这家公司的创办人Peter Jensen也是丹麦人,因为架设越洋无线电台而来到美国。这个Jesen与后来制造电容的Jensen,还有丹麦著名的银饰品牌Jensen完全不相关。西电的励磁系统,中频以上使用WE 555驱动头+15A号角,而低频部分的18英寸励磁单元WE TA-4181就是Jensen代工的。

二次大战后的日本放开吸收美国的科技与文化,当然也包括音响产品。当时拥有一套WE 555励磁中音驱动头+WE 15/16号角,再加WE 597励磁高音系统,就称得上是超级发烧友。1930年代 WE 15/16 + WE 555就是一般戏院的标准配备,只有大戏院才会加上TA-4181低频,因为当时100Hz就够用了。WE 555驱动头被日本人称为励磁中音之王,它之所以好声音原因可能有二个,一个是它为励磁结构,磁束密度高达2T的励磁线圈除了提供磁场,还顺便做为滤波扼流圈之用。第二是振膜,按照生产时间不同,WE 555振膜有三种版本,基本上都是铝制太阳花振膜,后来Altec 288、JBL 375都是以它为蓝本开发出来的。铝制振膜+铝扁线绕制音圈,金属材料成份厚度、重量、成型工法、热处理,以及太阳花悬边的角度、深浅宽窄等等因素都会影响声音。美国人无法继续WE 555的神话,但西电的传奇却在日本被发扬光大,首先投入研究的是吉村音响研究所 ( Yoshimura Laboratory )的吉村贞男。他的事业就从复刻WE 555开始。他以继承西电为宗旨,并最终在某一些领域超越了西电。例如YL研发出全球第一个低音驱动头,ALE继承衣钵开发出了第二个。而目前除了杭州隐士ESD之外,欧美厂家几乎没有人研发生产出低音用的压缩驱动头。



ALE的创办人远藤正夫,他原来是YL Acoustic的厂长



虽然吉村贞男是日本号角音响之父,但由于长期研发投入,导致YL最终经营难以为继,在80年代初期倒闭了。Audio Note创办人近藤公康为避免这份珍贵历史遗产丢失而收购YL,并在1981年和ALE合作生产著名的YL喇叭单元,也把YL商标用在自己的产品上。然Kondo的财力有限,当然不会傻乎乎地疯狂投入扬声器研发,知难而退,在只生产了一部分全频和低音单元后就收手不干了,YL就在市场逐渐销声匿迹了。我在国外音展上看到一家Yoshimura Crawley Limited公司,展出1750DE和7550DE的ALE号角简化版,彼此有什么关系就不清楚了。1965年YL公司决定转向更容易生产的摺叠号角产品,主要工程师后藤精弥因理念不合自己创立了Goto Unit,而YL厂长远藤正夫在80年代吉村贞男去世后也创立了ALE(Audio Laboratory Endo)。另一位雇员小泉后来创立了Onken公司生产励磁单元,知道的人更少了。

日本这种匠心精神的执着令人敬佩,例如TATEMATU ONKO(タテマツ音工)专为TAD、JBL制作木头箱体,使用唐松木板材,价格贵得很。还有一家“非常小的穷公司”GT.SOUND,老板也叫后藤和彦,他们专注于两路三单元号角设计。相对于日本国内Hi-End市场盛行的四路、五路多路分频驱动的复古西电的号角系统,例如ALE和Goto Unit,后藤Goto认为GT.SOUND的两路全频已经可以满足发烧友聆听人声、爵士到交响乐的需求。他的高音驱动头GSU-D04灵敏度达到110dB,高频线性延伸到24kHz,而15英寸低音单元GSU-W16灵敏度98dB,即使关小音量仍能轻松重现富于弹性的低频和细节清晰的极低频。GT.SOUND特别强调另一个好声的秘诀在于重料炮制,每只重量达到20公斤的木质号角,使用CNC车床一次成型,舍弃了市面上四块层板拼合的做法。



YL Acoustic真正的创举是研发出世界第一对低音压缩驱动头,此一技术把美国号角厂家远远抛在后面



相对于GT.SOUND的低调,ALE全号角号称是当时全球最好的多路号角音箱,在ALE面前几乎没人敢说第一。ALE本身倒是一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态势,标准的夫妻店。既不参加音响展也不登广告,只有骨灰级的发烧友才知道ALE。道听途说的烧友们神采飞扬地讨论ALE,却又往往叹息摇头:没听过啊,玩ALE的都是非富即贵!然后还是摇头:需要定制,需要大房子!还需要楼板足够强大,否则根本无法玩!日本的房子普遍很小,洗手间最多3平方米,能容纳ALE所需的至少50平方米,3米的层高空间,这对绝大多数日本发烧友纯粹是梦想。ALE的贵和神秘,如同汽车里的劳斯莱斯,可能在面前一闪而过,要坐进去却不那么容易。ALE的驱动头是有几个级别,但是即便最低等级的也不便宜。但是更大的问题在于低音长号角产生的问题一般难以克服,远藤正夫提供的设计图纸是以铁板制作号角,长达十米,容易产生空洞声响,所以有日本发烧友在房子建造之时便一起用水泥铸造号角,夸张啊。

一套ALE全号角系统,需要五路驱动头+号角,入门级的驱动头是23公斤驱动头,2008年的五对驱动头价格580万日币,加上6万日币的中高音号角、44万日币的中音号角、118万日币的低音号角、399万日币的超低音号角(超高音单元是驱动头、号角一体),总价高达1100万日币(折合人民币73万元)。第二层级DE系列,五对驱动头价格970万日币,加上号角后总价约1500万日币(折合人民币97万元)。第三层级P系列,五对驱动头价格1300万日币,加上号角后总价约1800万日币(折合人民币117万元)。第四层级的Super系列(中音、高音、超高音使用铍振膜),五对驱动头价格3108万日币,加上号角后总价约3630万日币(折合人民币235万元)。这是2008年的日本当地的价格,加上进口关税、经销商费用,基本上要增加50%以上。而到了2014年后,原厂的定价都已经翻番,而且要全额付款之后再等上一两年。ALE中低音号角开口尺寸126×150cm,低音号角开口尺寸150x200cm,整套系统高度大概276-350cm,定制版的低音号角尺寸可能更大。全套ALE号角价格从数千万日币到数千万日币不等,完全看选用标准,自从远藤正夫老先生无法工作后,二手品水涨船高,有钱未必能买到。



完整的ALE号角系统很少人听过,日本人这套ALE号角系统使用了160DEP、75000DEP、4500DEP Be、1700DEP Be等几个单元。1700DEP Be负责7kHz以上高频、4500DEP Be负责700Hz-7kHz中音,75000DEP负责100Hz-700Hz中低频,另外加上126DEP与3米长木号角强化60Hz-300Hz的下中低音



ALE的驱动头分为22和25公斤系列,45和65公斤系列,65和100公斤系列,100和120公斤系列,前者是中音、高音、从好高音驱动头重量,后者为低音、超低音驱动头重量。但是实际上P等级和Super等级的重量增加,只是把驱动头喉口由铝改为了不锈钢材料增加的重量,其他设计并未有改变,也不影响到声音表现。为什么要把驱动头做得这么重?远藤先生的驱动头重达100公斤(隐士的超低音驱动头甚至重达150公斤),目的是获得最高磁束密度让小功率也能推出有细节、有速度的低音。ALE的高音、中高音与中音驱动头磁力标称都是2.4T(T是特斯拉的缩写),低音和中低音驱动头入门级为2.15T,标准级2.3T,定制版高达2.4T。2.4T是目前非超导条件下磁性材料能够取得的最高磁密度,这就像大排量汽车发动机一样,越大排量跑起来越轻松。

振膜部分,ALE入门级使用钛膜,高端的高音、中高音和中音采用铍膜。我在珠海的Audio Note Parts公司听过一套ALE系统,使用756PP中低音(重43.2公斤)+356PP中音(重24.6公斤)+186PP高音驱动头,组成100Hz-20kHz的号角音箱,低音仍是传统纸盆单元。动态、细节完整不压缩、规模感庞大,听感轻松自然,几乎让人一听中毒。如果连低音都用号角设计,声音肯定更为惊人,一只15英寸纸盆面积是1000平方厘米,标准的ALE中低音号角开口面积是1.89平方米,相当于19个15英寸纸盆!ALE标准低音号角是6英寸喉部的驱动头,开口面积3平方米,相当于30个15英寸低音纸盆。这样强大的能量加上超强磁力得到的微动态,重现音乐厅的交响曲和小型的流行音乐演唱会绰绰有余。但是遗憾的是,ALE没有接班人,Goto Unit也已经由第二代经营,日本的号角王国地位可谓是岌岌可危。


想要享受ALE的全号角系统并不容易,按照ALE的设计图纸,号角都是铁皮打造再喷漆,由于需要十几米的长度,这位日本发烧友只好把低音号角穿过车库再送到客厅



说到这里,就要说身兼律师、投资人、职业经理人、古董收藏家、资深发烧友等多重身份的戴尚镯先生,为什么会投身号角音响开发了。戴先生在音响圈浸淫多年,把几乎能买到的高端器材都玩了一遍,最后迷上号角音箱的大气从容,也因此在二手市场入手了一套ALE顶级系列的驱动头以及ALE原厂提供的号角图纸。但是研究后却发现,ALE的方形铁皮号角不符合声学原理,低音驱动器的振膜过小导致低音号角长达十米,会更导致低频延迟,从而导致低频失真,所以决定收购号角发源地美国的先进技术开发更为完善的全号角喇叭系统,从技术、材料、生产工艺、外观,尤其是声音再现等各个方面,都希望要去超越ALE的标准。

在选用磁体的论证中,戴尚镯曾携ALE驱动头造访世界最大的永磁体制造厂,探讨使用永磁体获取高磁密度的技术方案,因为ALE使用的是永磁体。但专家对此给出的反馈是永磁以剩磁密度工作,起点高而后劲不足,达到中等磁力很容易,但要达到2.4T则几乎不实际,这么大的磁体不仅难以烧结成型,而且难以维持高磁密度,退磁较快。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戴尚镯最终决定巨资收购励磁设计技术,真正实现2.4特斯拉的也是驱动头,并以科学规范严格控制磁力标准。



国外的发烧友比较有创意,虽然ALE的低音号角仍旧要从花园穿墙而过,但号角开口非常独特,其他号角也装饰得很漂亮



环顾当今世界,能制作全励磁压缩驱动头,设计并制作五路全号角音箱,还采用压延法铍膜与专利的钛合金三明治低音振膜,拥有复杂的五路电子分频技术,独一无二的碳纤维圆号角,杭州隐士ESD Acoustic可谓傲视群伦,早就超越曾经号称世界第一的ALE。重要的是ESD远比ALE更精密稳定,旗舰龙吟的国内销售价格却不足ALE旗舰Super 2008年价格的一半。更为关键的是,ESD的超低频驱动头由于采用了10英寸的振膜,号角缩短到了ALE的1/4,根本再不需要用水泥浇铸大号角,更不要说ESD的超低音、低音、中音号角使用的还都是成本高到伤天害理的碳纤维材料。尽管旗舰“龙吟”系统仍需要大空间,但制造上已经标准化,使用上已经便利化了。ESD为了获得更好的搭配,还专门开发了五路单声道分体电源主动模拟分频器。


售价数百万元的Magico Ultimate III号角音箱,超厚的铝合金前障板上嵌有三个不同尺寸的圆形号角,号角都是由整块铝合金CNC切削而成,使用了3个23公斤级别的ALE单元--1750DE、4550DE和7550DE,15英寸低音仍然用纸盆单元(内置4000瓦功放),最大的中低号角仅仅是TAD120纸盆而非ALE的126或160驱动头。这对高2.4米,重达360公斤,体积上妥协而没有做五路全号角设计。Magico在Hi-End音响中属最高级别产品,但论在ALE套装里,却只属中端偏低端的组合



回头再说道说道PANDA书架箱,即使萌萌的熊猫在ESD家族中排行老幺,却仍然不失其“国宝”风采。以小音量欣赏人声、爵士乐,它有迷人的甜美风情;以大音量播放管弦乐,它有气势如虹的宽厚基础,可以说随时都处在优美悦耳的状况下,充分展现ESD励磁单元、配套电子产品的绝对优势。面对强手林立的音响市场,我不得不说,不论面对号角设计或传统音箱,ESD要通通说声对不起,PANDA书架音箱在书架箱中,声音可以秒杀所有对手!

厂家直销:隐士音响(杭州)有限公司(0571)56716296 

定 价:¥88600元


 
 

新音响 版权所有 新音响电子期刊/杂志/报纸/DM在线阅读系统
订阅电话:020-34714291/13025102525 电子邮件:new_audiophile@vip.163.com
Copyright ©2008-2015 www.new-audionphile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398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