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两套音箱搭配Soulution 登峰725/701旗舰前后级功放




文/学明


去年曾试听过瑞士Soulution登峰725/701旗舰前后级功放(2017年5月刊),这套天价器材以设计制造水平与声音表现而言,在Hi-End殿堂里其实算是蛮实在的了。你想想一套阻尼系数高达10000以上,输出功率更是高达1200瓦(4欧姆)的单声道后级功放,失真率却只有0.00015%,输出阻抗更低至0.001Ω,回转时间仅200ns,如此强大的规格意味着它能够对付世界上99.9%的Hi-End音箱,而且极快的速度响应重播任何音乐都难不倒它。这次我们找来两款不同类型的音箱与Soulution旗舰前后级搭配试听,以更多的可能性感受这套极品功放的魅力。


主角登场


725前级
●输入:XLR×2、RCA×3、Phono×1,输出:XLR、RCA各一,耗电:60W、0.5W(待机),增益:+9.5~+18.5dB(XLR)、+3.5~+12.5(RCA)、+54~+60dB(Phono),频宽:DC-2MHz(-3dB),THD+N失真率:<0.0006%(20Hz-20kHz),讯噪比:>130dB,输入阻抗:2k欧姆(平衡)、47k欧姆(非平衡)、10-1000欧姆(Phono可调),输出阻抗:2欧姆(平衡与非平衡),输出电压:16V(XLR)、8V(RCA),体积:480×167×450mm,重量30公斤


Soulution的第一套前后级是720前级与710 立体声后级,而现在的725前级从前作720改良而来旗舰型号,701则是710的单声道版本,当然驱动力和控制力都得到了大幅的提升。725前级改用了全新设计的开关式电源供电,在听感上比前任旗舰系前级720更立体感,音质更鲜活,细节更丰富,而且失真及杂噪进一步降低,低频冲击力更得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提升。全新的电源技术为彻彻底底重新设计,电源系统工作更精确、更精确,带来几近无限脉冲电流的模拟音频电路。725内采用两组专门设计的高品质电源分别为数字电路和模拟电路供电,避免了不同电路通过电源互感干扰。另外,低内阻整流稳压供电线路采用了类似功放线路(再生电源)的设计,因此能提供极为稳定的供电电压。而高达50000μF的大容量滤波电容储备,更为信号放大线路提供强大的能量。你很难想象前级也用到这么庞大的“水塘”吧?这规格甚至超过了很多合并机和后级了。


725前级采用超规格的庞大电源供应,令很多大功率功放也汗颜

Soulution崇尚极简线路设计,因此725信号路径中的元件尽可能少, 且以分立元件打造出对称的左右独立双单声道布局,从源头上就消除了声道的串扰,最大程度地避免音频信号受干扰。725能够良好地匹配不同音源器材,而且所有的输入端都设计了连续监测DC直流的保护线路,发现输入端有直流进入的话会启用旁路的高保真电容隔离直流,保证系统最大程度的安全性。而音量控制线路采用先进的数字控制模拟音量控制网络,此线路每声道由80颗高精密Vishay电阻与继电器构成切换阵列,每一级为1 dB,总共80级同时兼顾控制音量和平衡度。而音量控制线路并非单纯的电平衰减,而是通过PGA(Programmable Gain Amplifier可编程增益放大器),以避免电平峰值过载可能带来的失真,通过主动控制获得平滑的音量控制性能。725的多级信号放大线路其实与711功放类似,因此强大的驱动电流可满足信号长距离传输的使用需求。725还采用特殊的晶体管组成放大线路,结合高速局部负反馈回路,因此不但不会出现影响速度感和相位线性度的问题,还获得了极低的失真率,实现快速响应与精确超宽频DC-2MHz(-3dB)的性能,低至2欧姆的输出阻抗更能让725轻松搭配任何后级功放。725前级的每组输入都能更改命名,调整3/6/9dB的增益,另外有调整频宽的特殊设计,设定为High时频宽不设限制,Mid时200kHz衰减3dB,Low的20kHz衰减3dB,连接数码讯源当然建议放在频宽最宽阔的High。


701单声道后级
●输出功率:600/1200W(8/4Ω),频宽:DC-2MHz,阻尼系数:>10000,THD+N失真率:<0.00015%,讯噪比:>101dB,输入阻抗:2.3kΩ(XLR)、4kΩ(RCA),输出阻抗:0.001Ω,输出电压:70V,输出电流:120A,电压增幅:+32dB,回转时间:200ns,体积:585×306×560mm,重量:80公斤


再来重温一下701单声道功放的设计吧。相比前旗舰700后级,每部701都内置了4组600W的音频级Switched Mode交互式电源,再结合高达1000000μF的电容滤波,作了线路改良后可提供更强大的驱动力与控制力,同时还拥有更低的失真率。为了保持一如既往的包豪斯风格设计,而又能确保功放长时间工作的稳定性,设计师在机箱最底部安装6毫米厚的导热铜片,然后将功率放大晶体管全部锁紧在铜片上,而铜片又与厚达1厘米的铝制底板紧密贴合,无形中利用整个机箱来散热,效率较常规散热片设计更理想。因而即使701的输出电流高达无出其右的120A,但是长时间使用,这种散热设计依然能确保机身维持在合理的温度。


701最大的输出电流超过120安培,最大输出超过12000瓦,总谐波失真却小于0.00015﹪,回转率小于200ns(单声道),这实在让人讶异,这么强大的性能规格比前作710后级都要厉害很多倍,其它Hi-End对手只能仰望了。另一个Soulution的秘诀是100Hz时阻尼系数大于10000,这表示701的控制力相当之强,加上强大的驱动力,喇叭单元的任何动作都在其掌控之中,对低音的控制力更是意义非凡。


Soulution在线路架构上,音乐信号输入后先经过一个缓冲级,将阻抗降低,之后将信号送入独家开发的Error Amplifier运算放大器,以高速运算方式校正输入的音乐信号相位。701的后级线路为桥接式结构,信号通路为最短路径设计,并没有采用大量的开环增益,经过相位校正的音乐信号进入固定电压增益级,这个增益级以高达10ns的速度放大音乐信号,而且频宽高达80MHz,信号偏移范围仅0.1dB。701的内部架构经过优化,保证了桥接的两个放大线路的完全平衡对称,这种对称包括了接地与温度在内的各项工作条件。当没有音乐播放时,智能控制系统会自动降低静止电流,从而兼顾了好声音与环保。


意料之内的高素质音源

我曾听过725/701搭配美国YG Acoustic的Sonja桑雅1.2中型落地箱,这是厂方排行第二的制作。但这次组合中使用的音源则“只是”5系的541,让人觉得未能够完全体验到Soulution的真正实力,但其实541的素质也不低了。541 SACD播放是以745 SACD播放机为原型,使用的是相同的技术。因此,它体现的设计原则也是相同:超高品质的驱动,完美的数据拾取,超精确的主时钟发生器,以避免抖动和时基误差,数字采样的技术智能化信息处理,以及Hi-End品质的前置放大模拟输出。而外壳方面一贯Soulution的高质量,无庸置疑的瑞士金工技艺,用料考究造工精湛。采用向Esoteric定制的VOSP UMK5转盘,确保准确无误的碟片读取。线路采用双单声道设计并拥有独立电源,模拟输出也拥有相同设计方式,并且有数字音量调节,可以直接连接到后级功放。541的功能是非常全面的,除了是一款一体式SACD/CD播放机的同时,提供USB输入,令541 SACD播放机可以播放高品质的电脑音频。

541使用了与746相同的Zero Phase Technology零相位技术,这种技术就是能将D/A转换器的低通滤波器引起的时间误差降至最低,令音乐重播更真实和更富立体感。另外,541的数码处理采用DSP将讯号作24Bit/384kHz的八倍取样的提升处理,对于DSD信号则会先转换为PCM讯号后才作解码处理。经DSP数码处理后会再以瑞士Anagram公司的Polynomial Algorithm技术作三段式滤波处理,然后以左右声道独立的德州仪器(TI)的Burr Brown PCM1792 DAC芯片以24Bit/384kHz的规格解码。最后模拟线路经由频宽达3MHz的纯A类模拟线路输出,输出的阻抗更低至10欧姆,即使长距离信号传输也能保持极佳的驱动力。




第一位相亲的对象

以往多次聆听Soulution的产品,却从来未曾搭配过来自荷兰的Kharma卡玛音箱,这次725/701前后级驱动的是俗称为“大肥婆”的Exquisite Classique精致古典落地箱,这款做工精致的音箱让人过目难忘,大角度后仰的箱体带来精确的相位特性,上截收窄的箱体宽度改善中音及高音的声波衍射效应,从而有助重现广阔的音场。采用顶级的钻石振膜高音带来细致绝伦又气质高贵的音质。

Kharma用来制造Exqusite系列音箱箱体的复合材料名为HPL,成本比一般MDF要贵20倍以上。Kharma总裁Charles Van Oosterum说,据他所知目前仅有美国Wilson Audio也采用类似的材料,不过Wilson Audio称为X材质或M材质。所谓X材质是一种压克力、陶瓷、铅、大理石或花岗石粉等多种材料的混合物,有非常好的阻尼特性,比钢的硬度还要高,制造起来耗费工时,要花费比MDF材质多达12倍的打磨时间。而M材质则是高密度碳酸树脂与纤维混合体(High Density Phenolic),共振非常低,能吸收大动态时的低频杂波,特别适合用在低音箱体。Kharma采用的应该是与M材质大同小异的东西,用它制造出来的箱体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瞬态反应并且能够很好的消除谐振。这种HPL材料需要以钻石刀具的CNC机床慢慢切割加工,Charles说从板子开料一直到喷漆完成,每个Exqusite系列的箱体要花三个月时间。由于硬度超过钢铁,切割的机具与刀具都很特别,所使用的大型CNC要700万欧元,把一整块粘合固定后的箱体准备进行涂漆,首先要先打磨并上一层底漆。另一套CNC开板机,用来切割较小的配件板。各种配件如侧板、底座等也要经过同样的工序处理。HPL板挖开切割需要好几天时间,因为HPL板厚度达40mm,目前只有意大利一家公司生产,所以过去Kharma的箱体也在意大利加工,后来为了掌控品质而移回了荷兰。如果每块板的形状都一样那还简单些,偏偏Charles在设计时就考虑箱体内部的反射问题,希望做成不平整的凹凸面,所以每块板都得依照设计做不同切割。这种方式很容易就能做出中间向内弯曲的最小前障板,将中高音单元的绕射干扰降至最低。Kharma使用这种多片板材粘合的方式具有超乎想象的坚固强度,所以里面不再用加强肋柱,初步完成后的箱体得先仔细打磨,然后上底漆,外面再涂上15层的镜面亮光漆,每上一层漆之后得干燥、打磨,然后再喷漆、干燥、打磨,如此反复总共要花上30天时间。

Kharma所用的钻石高音经过了独家技术改良,承受功率、动态、细节与质感都会更好。钻石是地球上最硬的自然界物质(最高硬度10),比陶质高5倍;钻石内部声音的传导速度比任何一个自然界中的物质都快;热传导比银高5倍多(代表音圈有极佳散热能力,从而有更大功率承载)。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人们就在实验室中以高温高压环境把石墨变成颗粒状结晶的钻石,德国Thiel & Partner公司的CVD工艺是先将含有碳原子的气体混合物加热至1200℃高温,碳原子转变为等离子形态,然后送至模具上以特定的催化条件让碳原子沉淀并以钻石的分子结构进行结晶,达到一定厚度就成为钻石高音振膜。整个过程需要24小时,完成的振膜以仪器量测厚度(最小厚度仅50μm),并以高功率激光进行边缘切割打磨,加上不良率较高,所以成本一直居高不下。

Exquisite Classique使用的7吋中音是德国Accuton艾卡顿陶瓷振膜单元,它是当今能够用钱买到最佳的单元之一;低音则是德国Eton伊顿的12吋Nomex/Kevlar单元,它与陶瓷中音是目前公认的绝配。箱体的内部接线使用了Kharma的纯银接线,Charles说Kharma音箱分频器可用“疯狂”来形容,别家用一个几十欧元的Jensen铜箔电感线圈已经够奢侈了,Kharma却用一个数百欧元的纯银箔电感,甚至连电容也是纯银制品。Charles认为纯银是音响器材中最好的导体,银的导电率比铜高,更有利于高频传输。所以,除了部分电源线除外,Kharma一率使用纯银作为导体而放弃用铜,更顶级的型号改用金银合金。

Kharma总裁Charles Van Oosterum崇尚东方文化,他到日本学习气道与剑道;到印度学习佛法;甚至于也吃素来保持身体的健康,因此他的声音美学理念也是阴阳平衡为基础。Exquisite Classique的灵敏度高达90dB,其实并不难推动,但要控制好Eton低音则并不容易,但对于强悍的701后级而言,驱动力和控制力都显得轻而易举、游刃有余。而且Exquisite Classique的频宽达到惊人的22Hz-90kHz,意味着交响乐团中所有乐器的基音和高次谐波都能够完整重现。


再来看看第二位英伦贵妇

与其说Spendor的古典系列Classic 100是贵妇,我倒是觉得她更像是查尔斯王储曾经的“平民”皇妃戴安娜。其实戴安娜的家族显赫,父亲爱德华•约翰是子爵,戴安娜在离婚前是威尔士王妃殿下,按理可以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但她却热衷于从事慈善事业,在慈善的世界里,戴安娜是几乎可以与特蕾莎修女并驾齐名的“天使”。她资助筹建了20多个慈善基金会,出访过北非、印度、安哥拉、巴基斯坦等贫困地区,被联合国授予人道主义奖。她的公益善举,颠覆并且拯救了英国王室高高在上的冰冷形象,被英国首相布莱尔盛赞为“人民的王妃”。
Spendor Classic 100是书架箱中的巨无霸,箱体高度已经达到70厘米,仅需约30厘米左右的脚架就能够符合正常的聆听高度。Spendor从1989年推出S100之后,接着在1994年推出SP100的改良版SP100R2, Classic 100则是2017年才上市的最新版本。但整体设计上依然维持了上一代的模式,方正的箱体,三路三单元前倒相式设计,中音单元依然位于高音单元之上,从而和低音单元一起构成伪“哑铃式”的设计。虽然外观没有什么变化,但其实所采用的喇叭单元和分频器都是重新设计的新产品,性能上较老款更强悍,声音素质也更高了。高音单元采用一颗22mm的高音,材质则是一种人造的纤维,质量更轻,有助于高频延伸。180mm中音采用EP77聚合物振膜,是厂方近年的研究成果,聚合物振膜向来以质量轻、内阻高的特性,因此反应速度快、失真低,声音清晰而有透明感。振膜中央采用子弹头相位锥,有助于中频的扩散重现清晰自然的声音。直径300mm的低音单元振膜采用复合Kevlar纤维制成,材料本身硬度够高,不易发生形变,同样具备低失真和更高承载能力,更快响应速度的特性。


两种风格如何选?

我曾经在聆听725/701前后级搭配YG音箱的组合时,认为这套组合很适合重播古典音乐,那么搭配Kharma和Spendor又如何呢?首先说和Kharma的搭配吧,Soulution本身失真极低、线条鲜明、速度极快,配上采用钻石高音、陶瓷中音的Kharma,所呈现的全频通透音质和细节的细腻感都是顶尖的,唱片录音中的每个细节都如同暴露在舞台的聚光灯下而显得历历分明,属于典型的现代风格。比如重播UPM版的玉置浩二,这张唱片在Kharma音箱中唱出就如同把录音现场的灯光调亮了两级,所有演唱和演奏的细节都会暴露无遗。与此同时,其凝聚又扎实的结像力可以将歌者如幻似真地呈现在眼前的音场中,演唱吐露的情感点滴不漏。但是,要论歌声中意味深长的韵味,当然还是从Spendor中唱出来更从容自然,更容易吸引人。而且,Spendor在Soulution驱动下声音完全不会如音箱外观般“保守”“古老”,其中频饱满有“肉”却丝毫不累赘。比如重播DECCA版阿卡多领衔另外4位演奏家录制的《罗西尼弦乐奏鸣曲》,两款音箱呈现的音色质感也是各具特色的,Kharma呈现弓弦摩擦那种丝丝入扣的质感更强烈,音质细腻空灵、华丽秀气,颇有不吃人间烟火的高贵感;而Spendor则润泽厚实,中频的密度更高,同时弦乐的木头琴腔共鸣的厚度却更胜一筹,小提琴显得没那么亮却更饱满更有穿透力,甚至大提琴的音色也浑厚了一点,仿佛琴弓重新涂上了松香,摩擦力更强了,而演奏家还加多了两分力,令音乐的起伏感、强弱的对比更为鲜明。而重播Emil Gilels吉列尔斯演奏的《贝多芬钢琴奏鸣曲》,Kharma重播钢琴的高音区更显透亮,而且弥漫在试音室内的空间残响也是相当充沛,同时钢琴低音区的低频共鸣与延伸也是一种顺滑流畅的状态,音质像极了柔润高贵的贝森朵夫;Spendor的中频依然更有厚度,仿佛钢琴由贝森朵夫换成了斯坦威,显得对比更宏大,音质更稳重了。

那么,两对性格迥异的音箱重播大部头管弦乐又会如何呢?比如重播RR唱片出版被誉为发烧老祖的《Trittico》,这张专辑由Frederick Fennell芬尼尔指挥美国Dallas Wind Symphony达拉斯管乐交响乐团演奏15首经典作品,是芬尼尔除《爆棚风琴》外最受发烧乐迷推崇的一张专辑,被誉为发烧“三件头”之一。RR的HDCD制作提供的超高分辨力,使得这个录音保留了录音空间丰富自然的自然残响和底噪信息,而要正确完整地重现录音场地的空间感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在这方面Kharma音箱的超高分析力和透明度表现是令人信服的,钻石高音细致入微如显微镜般的细节剖析能力,“穿墙破壁”将试音室“扩大”了不少。而相比较而言,Classic 100的低频速度相比过往的旧SP100进步太多了,即使是紧凑的节奏感和清晰能辩,毫无拖沓迟缓的感觉,而且新一代Spendor的动态与承载能力都改善了很多,因此即使用来播放敲击乐都不再有问题了。当然了,Soulution前后级强悍的驱动力和控制力更是令Classic 100能够爆起来的最大功臣。但是,如果你钟情与Kharma般透彻得一尘不染,晶莹又细腻的质感,那Spendor是给不了你的。但是如果你喜欢成熟韵味,喜欢更温润的中频带来的心灵抚慰,那么Spendor无疑是合适的选择,而且其进步巨大的动态与爆棚承受能力,就当是意外收获的奖品好了。



用两款音箱再次试听Soulution这套素质超强的725/701前后级组合,感概更深了,虽然音箱的档次与功放并非门当户对,但却能感受到功放将两款音箱的潜力都挖掘了出来,而且还可以感受了Soulution无与伦比的中性音色、纤毫毕现的细节呈现与从容磅礴的驱动力,Soulution可以将两款音箱的本质和盘托出,可见功放本身音色清淡,甚至如纯净水般无色无味,但却可以将音箱的潜力发挥出来,动态、音场、细节、空间感等方面都令人满意。如此中性的功放缺音乐感吗?这得看你的实际搭配和调校了,在这次搭配的两款音箱而言,由于音色性格不同,以声音风格划分的话我相信捧场客会是一半半的,音乐感更是不缺,比如Kharma的中高音秀气空灵,但她能够营造立体感出众的音场,因此重播音乐具有如临现场的氛围感;而Spendor较为厚实浓密,重播人声与弦乐更具亲和力。如何取舍完全看个人的喜好而已。

 
 

新音响 版权所有 新音响电子期刊/杂志/报纸/DM在线阅读系统
订阅电话:020-34714291/13025102525 电子邮件:new_audiophile@vip.163.com
Copyright ©2008-2015 www.new-audionphile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39819-1号